当前位置: 主页 > 百合图库 > 内容

艾问婚恋网站:我们为什么还单身?

时间:2017-10-07 14:34  来源:未知    作者:admin  点击:

  艾诚(Gloria),80后知名主持人,创意艾问传媒创始人。毕业于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,被世界经济论坛授予“全球杰出青年”荣誉。

  百合网CEO田范江说,婚恋网站的兴起与流行源于第三次单身浪潮的来袭,所以我们单身并不是个人问题,而是社会潮流。这样的解释让我们心里舒服很多,但是还是没有解决单身人群的困恼。

  百合网CEO田范江说,婚恋网站的兴起与流行源于第三次单身浪潮的来袭,所以我们单身并不是个人问题,而是社会潮流。这样的解释让我们心里舒服很多,但是还是没有解决单身人群的困恼。这一次的《艾问·人物》我们做了一点创新尝试,直接选取了艾问微信平台(iaskmedia)上的十个用户问题,选取标准概括为六个字“有用有趣有料”,让嘉宾直接回答。作为创业整整10年的老兵,百合网CEO田范江说,“没事儿,你敢问,我就敢答。”

  田范江:工作忙,圈子小,这应该是大多数人说自己单身的一个原因。但是事实上,根本原因有三个,一是我们不知道自己该爱谁;二是永远不能做出决定,总觉得下一个是最好的;三是知道自己该爱谁,但对方不爱自己。

  田范江:首先要从认识自己入手,知道自己应该找一个什么样的人,所以我们有心灵匹配测试,让用户从三十多个方面来了解自己,确定自己适合找一个什么样的人。然后我们会给你推荐人选,由你来看你们之间是否适合,这样首先扩大你的圈子,然后缩小你的圈子。有几十万的单身,大家会觉得有无穷多的选择,但事实上可能的选择非常少,因为我们工作生活的圈子其实太小了。

  艾诚:对于一般的互联网公司,使用越频繁时间越长,产生的流量越大,但婚恋网站匹配功能越好,用户使用时间越短,而且大家希望一辈子只用一次。你怎么回应这样一组矛盾?

  田范江:从我们创业第一天起就有人问我这个问题。互联网有很多业务形态,婚恋网站的客户希望一次性使用,而且越快离开越好,这种类型的服务不是特别多。但是我们做了,因为社会有需求,而且用户愿意为这样一个精准快速的服务支付一定的费用,这些能够维持这个公司的进一步的发展。我们现在认为这一部分工作我们做得不够好,当我们做得足够好之后,我们就会开拓后续相应的业务,比如谈恋爱的过程,结婚的过程,我们都会参与进来给予帮助,这就是我们业务的进一步延伸。

  田范江:这件事情真的很难,远远超出我们最早的想象。最大的难处在于,一个人要找一个理想伴侣,他的标准真的太多了。我们可以做出最精准的匹配,但是每一个人他都有心理调试的过程,我们都认为自己要比对方眼中的自己更好一点。因此把两个正好合适的人凑在一起的时候,我们都觉得对方配不上自己。所以必须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来调整自己的期望值,直到他的心理达到那个状态,两个人才会认定对方。

  田范江:我们希望成为用户择偶的第一选择。刚开始可能只有5%的人愿意尝试婚恋网站,现在我们已经有八千万的用户,每年新增用户二千万,这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了。可是很多用户把百合网当做一个替补,只有当我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到,或者我的亲戚朋友没有给我介绍时,我才会到网站上来尝试一下,这是我们希望改变的。

  田范江:用户一方面希望自己的隐私得到,另一方面又希望把别人看个底掉,这是一对典型的心理矛盾。所以我们采用的是用户自主控制自己资料的披露程度,对于很多的资料,用户可以选择把资料允许给谁看。还有一些用户,因为有一种特别的不安全感,他对隐私的要求就特别高,任何一点信息的泄露都可能会被别人知道是自己。对这样的用户,我们有一个VIP服务,不把你的资料放在网上,而是托管给我们的爱情顾问,我们的爱情顾问先帮你筛选合适人选,然后你挑选觉得合适的人再去沟通,这就是一个更高层级的隐私。

  田范江:我觉得他们(世纪佳缘)做得更好一点,我们做得不如他好。有一段时间他们比我们发展得更快一些,所以后来我们奋起直追,但是上市并不意味着成功,因为这个要看你的市值是否足够高。

  田范江:信心是一种内生的东西,比如从小学开始,我就一直觉得我能上,我从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考不上这件事情。所以我对百合网有信心,虽然我们没有绝对优势,但第一我们,第二我们一直在努力研究。我们做了很多开发式的工作,比如心灵匹配系统,比如实名制的开发,比如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服务等,很多都是中国首创,有些甚至是全球首创。同时我们作为互联网界的老人,也在想办法焕发第二春,比如商业模式的变革。过去20年我们都是会员费的模式,没有什么改变,现在我希望能够从会员制发展到一种比如说免费增值式的模式。比如你在约会的过程中,会发生很多的消费,或许百合网可以介入到这个消费链当中,参与分成。

  艾诚:作为百合网创始人122期六和彩彩报。你可以看到中国大量的婚恋数据,看了这些数据之后你觉得困扰中国人最多的到底是什么?”

  田范江: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中国人现在什么都想要。我们处在一个快速变化的时代,价值观念的演变没有和这个时代的变化保持同步。所以我们在结婚这件事情上会发现,不同年代、不同时代的婚恋观融合在了一起。比如说在很早的时候是包办婚姻,讲究门当户对,父母在这个过程中发挥很重要的作用。现在父母并没有退出历史舞台,至少在婚恋过程中间,他有很重要的否决权。但是我们又追求一个新的婚恋观念,比如恋爱,上的契合,价格观念的吻合,事业上的协调等等。所以你又要父母的同意,又要财富上的满足,又要心灵上的契合,希望把所有的东西都融合在婚姻当中时,就会发现婚恋的难度变得非常大。

  艾诚:如果我不在乎心灵上的契合,不在乎事业上的协调,不在乎相互的吸引,不在乎父母的关心,那谈恋爱谈什么呢?

  田范江:这就是典型的一个中国观念。我觉得对于每一个人来讲,应该要去梳理清楚,自己在这个婚姻中必须要找到的是什么?绝对不能有的是什么?我们有一个小的心灵游戏,叫做“意向火柴”,柴有一个纸片,纸片写着你对伴侣的要求,你对未来婚姻的期望。很多人写完之后,发现写了三十多条。我们会让他在这里面挑出其实没那么重要的,然后把它烧掉,最后烧到只剩三个,这三点就是你在婚姻中间必须有的。这个过程对于很多人来说特别痛苦,但是你真正去找的时候就会发现,你从婚姻中间能够找到自己最重要的,同时你也符合对方的,就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  艾诚:2014过年回家,大家都被一个电视广告炮轰了,叫因为爱,不等待,给了很多的单身男女太多的压力。

  田范江:是注册用户激增到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水平,然后骂我们的人也激增到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水平,他们觉得我们不厚道。

  艾诚:广告视频里,你让一个不停的单身的男女“结婚了吗?”如此让单身男女感受逼婚压力,合适吗?

  田范江:我们的很多会员到后来都后悔当年自己没有听长辈的话。当别人告诉你你要这样去做的时候,你会觉得心里不舒服。但是事实上过了几年之后,你会发现让你这样去做的人才是真的为你好的人。所以从根本上来说,我们觉得自己是厚道的,大家的确应该及早的动手来解决这个问题。你的父母亲友讲这些话,是他们人生经历的一个浓缩,是他们回头看时给你的经验指导,对于你来讲,那个时刻最重要的就是找对象。

  田范江:我对于这个世界和人生的认识发生了很多的改变。最早的时候觉得,人如果到四十岁以前,还不能够成功,那这一生可能就没有什么成就了。因为像岳飞三十九岁就死了,很多人都在三十几岁以前创立了这种不逝的功勋,四射的离开这个世界。所以我觉得如果不能够在四十岁以前,取得一种万人瞩目的成功,就是一种失败。所以每年生日,就会觉得很焦虑。但是后来我突然发现,岳飞那时候人们的平均寿命是四十五岁。如果换算成今天的平均年龄的话,那相当于六十多岁了。我希望可以工作到八十岁,但即使是一事无成,我也不是很恐惧了,因为还有来生。

  田范江:不是说你,有些人喜欢把同样的话说很多遍。这种人很多,只能说在我讨厌的各种人中,这是我尤其讨厌的一种人。因为我是一个话不多的人,我觉得传递一个很精炼的信息是对别人的尊敬,是在节约对方的时间,你不停的唠叨就是在浪费我的时间。

  田范江:叫创业吧,没成功就叫创业。我们原来有一个体育馆写着几个大字,叫做“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”。我二十六岁毕业,营口“牛人”独中3D玩法79万元5天前就看好要健康工作五十年是七十六岁。所以对于今天的状态,我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去改变。

  艾诚:我想起鲁迅一句话,叫做“不满是向上的车轮”,所以现在不是很满意,说明我可以上进到七十六岁。

  田范江:对,但是我以前有很强的目标感。如果我去爬山,我就是要爬到山顶,只有这样我才认为爬山是有意义的。但是后来我发现其实爬山本身是有意义的,爬到山顶只是一瞬间,它是一个附属的过程。因此像你刚才说的,不断创业的过程就是我生命的意义。在这个里面可能有起起伏伏,有各种波折,但它本身就是一种意义。这个状态,这条道是我自己选择的,这个里面的痛苦,也是为了衬托未来的幸福的。

  田范江:在现在这个世界上,保持现状很难,所以就要努力不去追求那些不应该去做的事情。比如别人往你身上泼一盆脏水,可能一种选择就是我拿两盆脏水泼回去,但这不是我的选择。在现在的商业中,这其实是很难的,但我会坚守我的底线。

  田范江:很早以前人们说要实现主义,我一开始觉得这不可能,到后来我意识到我们正在主义,我们每一天都在那个大同世界和美好社会。

  田范江:这个在不同的文人中,在不同的主义间,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名词,有的叫大同世界,有的叫主义,有的叫等等,但总而言之,是人们理想当中的美好世界,美好社会。我最大的就是,我相信我们每一天其实都在向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前进。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使自己这样的潮流,去推动这个社会往那个方向发展。

  艾诚——双语主持人、艾问传媒创始人。毕业于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经济政策专业,被世界经济论坛授予“全球杰出青年”称号。

相关推荐